【第一财经】彭德雷、阎海峰: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三个关键问题

发布者:商学院品牌部     时间:2022-02-15     阅读次数:2427

2021年9月16日,中国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两国贸易部长还就中方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11月4日,习近平主席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主旨演讲中再次强调,积极推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申请加入CPTPP再次彰显了中国推进高水平开放的信心和决心。


目前,CPTPP成员包括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越南、新西兰、新加坡、墨西哥、秘鲁、文莱、智利和马来西亚。从CPTPP各方的表态以及规则水平来看,中国加入CPTPP仍然存在不少困难和挑战。因此,至少在协定加入程序、协定关键章节内容和外部环境影响问题三个方面,需要有充分的认识并做好相应的准备。


明确加入CPTPP协定的程序要求


根据《关于CPTPP加入程序的决定》要求,最终成为CPTPP的成员至少需要经过五个步骤:1.有意加入经济体的通知(有意加入的经济体必须将其启动加入CPTPP谈判的正式请求通知CPTPP的保存方——新西兰);2.请求启动加入程序(CPTPP委员会以协商一致的方式决定是否启动申请方的加入程序);3.CPTPP委员会决定设立加入工作组(有意加入的经济体将向加入工作组提交其市场准入出价以及不符措施清单);4.CPTPP委员会批准(委员会将以协商一致方式决定是否批准申请方加入CPTPP的条款和条件);5.国内行动措施(申请方完成国内相关改革和法律修改,证明其将遵守CPTPP的现行规则)。


就加入程序而言,中国目前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即向CPTPP协定额保存方——新西兰提交了申请。在所有加入申请程序中,最重要的是第四步和第五步,即CPTPP委员会批准申请方的加入条件以及申请方证明其将遵守 CPTPP规则基准,前三步则主要表现为一种加入程序和各方的政治意愿。


中国提出申请加入CPTPP谈判,有学者将其比作是“第二次入世”,一方面说明加入CPTPP对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意义;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个加入过程必然是曲折的。中国从1986年正式提出“复关”申请到2001年入世,历经了整整15年。


目前,正在申请加入CPTPP的还有英国。事实上,英国脱欧之后正在加紧与其他国家建立双边和区域性的经贸联系。迄今为止,英国已经首次参加了由日本主持的CPTPP加入工作组的线上会议。根据加入议程的设置,日本成为英国加入工作组程序的主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为副主席国,可以说是步入了加入CPTPP的实质性程序。英国等新申请成员的加入申请,一定程度上也为中国的加入在程序上提供了参照。


聚焦加入CPTPP协定的关键章节


中国经历过长达15年的入世谈判,以及21个自贸区协定的成功签署,这些都为中国在经贸投资领域的谈判提供了丰富的经验。由于两者在章节内容设置上存在一定的重合,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也从某种程度上扮演了中国加入CPTPP “垫脚石”的作用。不过,CPTPP比RCEP还多出了以下章节:纺织品和服装(第4章)、技术性贸易壁垒(第8章)、国有企业和指定垄断(第17章)、劳工(第19章)、环境(第20章)、竞争力和商务便利化(第22章)、发展(第23章)、监管一致性(第25章),以及透明度和反腐败(第26章)。其中有些章节在WTO体系中已经涵盖了相关内容,如纺织品和服装、技术性贸易壁垒等。


后续谈判中,关键性的章节将集中在国有企业、劳工、电子商务、监管一致性等章节。当前,一些成员对中国的国有企业仍然保持密切关注,包括针对国有企业的非商业援助、补贴和透明度等问题。在这个章节的谈判中,一定程度上可以借鉴越南的规定。例如,在透明度要求中有很多过渡性条款或例外规定。关于劳工章节,在后续的谈判中,各方对CPTPP中有关“集体谈判权利”“强迫或强制劳动”“就业与职业歧视”等的认识可能存在分歧,对此需要有充分的准备。


处理加入CPTPP协定的三组关系


首先,与CPTPP中发达成员方的关系。根据CPTPP第27.3条(决策)的规定,加入CPTPP的申请,需要取得现有成员的协商一致。有意加入的经济体将通过加入工作组和双边渠道(酌情),就其市场准入出价开展谈判。因此,中国加入CPTPP的过程中,尤其需要处理好与CPTPP中发达成员的关系。此前,美、日、欧曾多次发表贸易联合声明,内容涉及共同应对非市场导向政策,加快制定有关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新规则,为工人和企业营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强制技术转让等议题,并带有一定的指向性。后续在这些方面,与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成员的谈判将会比较艰难。同时,加拿大和墨西哥在经过数十年的经济一体化后,与美国的贸易联系更加紧密,在政策立场上也容易受到美国的影响。


从历史的经验看,当时中国入世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美国和欧盟。1999年11月,中国完成了与美国的双边谈判,之后将双边谈判的重点转向欧盟;2000年5月,中欧达成双边协议,中美、中欧双边协议达成后,直接为中国入世扫清了最大的障碍。因此,CPTPP中发达成员的要价,必然是中国加入CPTPP谈判中的关键因素。


其次,与CPTPP发展中成员方的关系。在申请加入CPTPP谈判过程中,中国应该积极争取现有发展中成员的支持。美国研究机构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报告认为,对大多数CPTPP成员来说,中国是比美国更重要的贸易伙伴。例如,2019年,在11个CPTPP 成员中,有6个成员与中国的贸易占其货物贸易总额的20%以上,其中智利达到28.1%、秘鲁达到26.9%、越南达到22.6%。当中国提出申请加入CPTPP时,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公开表示,越南愿意跟中国加入CPTPP协定分享一些经验。智利是第一个同新中国建交的南美国家,是中国在拉美的重要合作伙伴,其外长也曾表示坚定支持中方加入CPTPP。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中国应该积极争取这些成员的支持。


再次,与非CPTPP成员方的关系。其中最需要关注的就是与美国的关系。此前,在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申请加入CPTPP时,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指出,美国长期在亚太和印太地区进行了大量投入,非常关心该地区的合作伙伴和发展动态,并且将持续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伙伴和盟友保持密切接触,以应对当前的现实和挑战。不难看出,美国将对中国申请加入CPTPP的整个过程保持密切关注。尽管美国目前不是CPTPP的成员,但其影响不仅存在,而且至关重要。


例如,2020年新修订的《美墨加协定》设置了一条毒丸条款。该协定第32.10条规定,如某一缔约方拟与其他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应当于开始谈判前三个月通知其他缔约方;而且,任何缔约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贸协定,应允许其他缔约方在通知后六个月终止本协定。理论上,该条款赋予美国在加拿大和墨西哥是否支持中国加入CPTPP方面,发挥排他性的权力。因此,必须重视美国在中国加入CPTPP过程中的影响。


鉴于此,后续应该加强对CPTPP规则的研究,探索在一些区域(例如自由贸易试验区等)进行压力测试,把握CPTPP规则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可能性和存在的障碍。另外,需要进一步整合研究力量,深入开展有关CPTPP规则的专题、专章、专条研究。同时,在总结中国入世谈判经验基础上,对加入CPTPP谈判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挑战,提前做好分析和预判;对出价清单、过渡期条款、例外规则等关键性条款提前做好论证;在此过程,还应不断加强与CPTPP成员方的双边交流,适时邀请成员方的贸易部长等来访等。


开放是当代中国的鲜明标识,中国已明确表示将以积极开放态度参与数字经济、贸易和环境、产业补贴、国有企业等议题谈判。加入CPTPP有利于为我国创造良好的国际经济贸易环境,有利于通过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有利于我国深入参与经济全球化,也有利于在未来的国际经贸规则制定和国际治理方面发挥应有的影响力。因此,我们应该积极作为,努力推动这个进程。


来源:第一财经 | 2022-02-13 | 评论 | 作者:彭德雷、阎海峰

链接:https://www.yicai.com/news/101315639.html



×请先登录

账  号

密  码